陳YL- 關於便利禱告殿

  • 中心思想:便利禱告殿是父神賜給祂兒女最便利、最有效的屬靈操練。
  • 目標:
  • 幫助會眾明白建立便利禱告殿是最便利而且是最有效的屬靈操練。
  • 鼓勵會眾建立便利禱告殿的文化,因此常常一起真實經歷上帝的大能。

便利禱告殿是什麼?

依據馬太福音18章19節主耶穌的應許:「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便利禱告殿就是二、三個神的兒女在一起禱告所建立的禱告殿(禱告祭壇)。因為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非常便利,而且二、三個在一起聚集就是教會,主耶穌在馬太福音16章18節應許「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教會」,因此也是最有效的屬靈操練。便利禱告殿有定時和隨時兩種。

便利禱告殿的價值

因為我以前在南部一個大教會聚會,主日時每個弟兄姐妹都很友善,見面時都會說「平安、平安」,可是後來我遇到一些困難,我竟然不知道我可以找誰談一談、可以找誰為我禱告?!我後來發現建立便利禱告殿就是真正落實愛的團契。

因為我知道自己非常軟弱,我在大學時代曾有憂鬱、恐慌、缺乏自信的問題,這些狀況是監督陳志宏牧師可以為我作見證。這些問題迫使我沒有尋求上帝就走不下去,我也渴望上帝的能力持續地臨到我,使我能過一個得勝的基督徒生活,而便利禱告殿是我經歷最便利而且是最有效的屬靈操練,而今年(2009)楊寧亞牧師在台北真理堂全面推動便利禱告殿,我為此非常感恩,因為我本身就是便利禱告殿的最大受益人,因此今天我來到家家歌珊堂特別為「便利禱告殿」作見證。

建立便利禱告殿的歷程

我大學一年級(民國76年)的時候在台北真理堂的加利利大專團契聚會,那時團契輔導姚建德牧師鼓勵所有團契學生要至少找一位同性的弟兄姐妹成為生死盟(生死盟就是遇到生死關頭可以為你禱告的盟友),因此那時有一位同樣是大一的弟兄就找我成為生死盟,於是我們就開始相約每週固定時間一起禱告。我們從那時候起就每週定時一起禱告半小時,我們在禱告中一起度過了轉系、追女朋友、戀愛、失戀、畢業、當兵、家人過逝、求職、結婚、生子…等人生重要歷程,到現在已經23年,我們仍然定時彼此代禱,無論是透過電話或網路Skype,我們都經歷父神許多的恩典。

我研究所二年級快結束的時候,因為我在論文寫作上犯了嚴重錯誤,得罪了指導教授,因此我第一個指導教授作了決定,就是不再指導我,這也意謂我努力兩年的論文全部泡湯,必須更換指導教授重寫一篇碩士論文。換句話說,我遇到一個所有研究生能遇到最糟的情況,我對這個結果充滿了自責、自我否定、挫敗、灰心、憂鬱、絕望,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我認識了楊申語老師,他就是如今「便利禱告殿」的發明人,當楊老師知道我的情況,雖然我們不認識,也沒有交情,但是因著楊老師對我的同情和憐憫,所以他開始幫助我去面對這一個非常困難的情況—系上一時沒有其他老師肯收我,而我又在極為受挫、失去自信的情況。

為了幫助我重新振作,楊老師每天早上與我相約一起禱讀經文、也鼓勵我默想經文,同時也邀我參加他們機械系每週三中午的禱告會,就在楊老師的陪伴與弟兄們的彼此代禱之下,我很奇妙地找到另一位指導教授,並且我也及時完成第二篇論文,同時我也看到其他禱告會成員也經歷父神奇妙的帶領,這個過程讓我對基督身體定時彼此代禱的威力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也和楊老師成為非常好的生死盟。

當我退伍進入職場之後,楊老師不但約我定時一起禱告,而且不定時會打電話給我,請我為他的需要禱告,我為老師的謙卑和敞開感到非常驚訝,楊老師完全改變我對大學教授的看法,我也在楊老師身上學到當自己有需要時,要主動謙卑尋求基督身體的代禱,這種代禱對我自己立刻帶來很大的幫助。

例如有一次我負責一個大型退修會的總幹事,就在這個退修會最後一次籌備會議中,有一位同工為了某一件事對我講話的態度很不客氣,使我受到一些傷害,就在退修會前一天我需要連絡這位同工,可是我發現我不想連絡他,因為我對他很生氣,可是我又不能不連絡他,就在這兩難之下,我想到我需要請我的生死盟為我禱告。於是我跑到廁所打電話給我的生死盟,把這件事及我很憤怒的感受告訴他,他聽完之後也告訴我一些聖經的真理,並且為我與這位同工的關係禱告。很奇妙地,當他聽完我的分享並為我禱告之後,我就有力量來饒恕他,並且對他不再苦毒,後來這次退修會非常成功。感謝父神透過生死盟及時的代禱,保守了我與同工間合一的關係。

從去年10月至今年3月,感謝父神給我機會可以到英國Ellel醫治釋放學校進修半年。因為遠離家園,又加上時差的緣故,使我一時與我在台北的生死盟斷了線,這個情況使我感到非常孤單,因此常常陷入沮喪之中。還好學校為每三位學生分成一個禱告小組,於是我再次主動謙卑尋求另兩位禱告同伴每週定時為彼此代禱,雖然語言不是很流暢,彼此也沒有很熟,但是彼此能交通代禱還是幫助很大。

有一天,我需要和一位衣索匹亞同學和一位加拿大同學為學校勞動服務,因為當天早上才下過大雨,因此地上相當溼滑。我們當天的任務就是要把一個地方的泥土挖起,用手推車運到另一個地方去倒掉。因為倒泥土的地方需要上坡,因此上坡前需要用力加速,而我在運第一車廢土要上坡時,因為加速卻地上潮溼,結果滑了一跤,整個人趴倒在泥巴之中,除了全身痠痛之外,衣服也都溼了一部份。

我自己覺得很倒楣,怎麼一開始勞動服務遇到這種情況,於是我向另兩個同學建議這個倒廢土的地方因為需要上坡不理想,不如在旁邊挖一個坑,我們可以倒廢土到裏面去。結果他們認為這樣又要增加一個工作因此不同意,我那時心裏想:「你們這些人美洲人和非洲人怎麼可以歧視我們亞洲人?我都摔了一跤你們還不同情我?」

我越想越生氣,雖然他們後來有提出改善的方案,但是我滿腦子都是負面思想,我覺得我在台灣有自卑感,來到英國還更嚴重,那我還有什麼希望?因為天色相當灰暗,我越想越悲觀,甚至有不想活下去的想法。我當時也警覺到這是屬靈爭戰,不能任憑這種負面想法繼續下去,於是我利用休息時間跑去廁所跪著禱告,求主幫助我;我也用我過去所學過的聖經真理去抵擋這些負面的謊言,但是這些負面的權勢甚大,我幾乎招架不住,如此終於辛苦地完成了當天的工作。

在那天傍晚,我在沮喪之餘,我禱告中詢問父神為什麼我自己的禱告和我所學習的真理都無法有效抵擋這些負面思想?結果父神給我一個清楚的意念:「你為什麼不去找你的弟兄為你禱告?」我那時明白了,在那樣的時候最有效的作法不是單獨去對抗這些負面思想,而是向弟兄敞開,請他們為你禱告,負面思想會很快離開。因為陰間的權勢不能勝過教會,就是二、三個人同心合意的禱告。

因為這個經驗,於是我學聰明了,以後只要我意識到我陷入負面情緒之中,我不是自己和這些負面情緒對抗,而是立刻向我的弟兄敞開,並請弟兄為我禱告。後來有一次我上課時,因為老師的口音很重,我都聽不懂,整堂課讓我挫折得不得了,我覺得我如果都聽不懂我來英國作什麼?我意識到我又開始陷入負面思想和負面情緒,我就利用下課時間告訴我的禱告同伴,並請他為我禱告。就在我分享完我的情況並請他為我禱告完的當下,我發現這些負面思想完全離開我,而我也再次重新振作起來去努力嘗試再仔細聽那位老師的課,結果竟發現我聽到了一些很關鍵的內容。這對我是極大的突破!我也更深地體會到「便利禱告殿」的「便利性」。「便利禱告殿」不只是生死盟「定時」一起禱告,更是「隨時」在有需要時就找生死盟一起交通禱告,只要短短10分鐘,就能帶來極大的改變,並能保持在最佳的屬靈狀況之中。

如何在生活中建立便利禱告殿?

家庭

我也知道與妻子建立定時的便利禱告殿很重要,但是我發現我與弟兄建立便利禱告殿遠比我與妻子建立便利禱告殿容易得多。我也發現不知哪裏不對勁,只要我與妻子一起我就沒有禱告的感動,每次禱告都很勉強。我也知道這是屬靈爭戰,於是我請生死盟為此禱告,我也不灰心繼續嘗試。後來我想到我要主動謙卑尋求妻子的代禱,於是我都會主動向妻子提到我最近的壓力和困擾,請她為我禱告,因為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我發現與妻子之間一起禱告的感覺有突破,如今我們可以很容易針對家中的某個問題(例如子女管教的問題、財務管理的問題)一起交通並帶入禱告之中,我覺得與妻子的關係更踏實,非常感謝父神。

學校

我在英國讀書期間,我因為有便利禱告殿的真理教導,所以每次我都會主動約另位兩位禱告同伴在每週的某時刻一起為彼此的需要交通禱告。後來我看聽到另一位英國同學提到他在班上覺得很疏離,這是因為他對食物過敏的緣故,所以他都不能和同學一起來餐廳用餐,而是自已煮食物,因此失去許多和同學交誼的機會。於是我建議他和他的禱告小組同伴一起禱告可以改善這種疏離感,可是後來他告訴我他的另兩位禱告同伴並不想一起禱告。於是我在徵得我另兩位禱告同伴的同意之下,邀請這個同學進入我們的禱告小組之中。後來我才發現雖然他表面看起來和他妻子很恩愛,他人也很幽默,可是事實上他和他妻子已經在離婚邊緣,而他也陷入很深的憂鬱之中。但是因著我們四人每個禮拜一起交通禱告,他告訴我們他和妻子的關係有明顯的進步,而且因著我們對他的接納和代禱,他感受到很大的歸屬感。因此他到後來積極參與在班上活動,又是攝影同工又參加戲劇的演出,看到他的改變我非常感謝主。

職場

因為我在英國深刻學習到便利禱告殿不只是定時,也是隨時,所以當我在五月時,我擔任一個研習會的大會主席,非常忙碌,後來楊老師建議我既然這麼忙碌就要多建立幾個便利禱告殿,於是每當我感到壓力很大或覺得無法勝任時,我就找同工一起分擔重擔,並為這些工作禱告。我覺得每次一起禱告之後,都能重新獲得力量和智慧繼續服事,後來這個研習會也非常順利,父神大大動工在當中,非常感恩。

建立便利禱告殿的注意事項

建立便利禱告殿基本條件是便利禱告殿的成員能夠彼此委身,作到彼此敞開及保密。可以定時或是隨時,但是一方若時間不方便仍要誠實表達,由主完全做主。

建立便利禱告殿需要全教會推動,建立全教會的文化,讓弟兄姐妹習慣可以隨時一起交通禱告。例:英國教會的例子。

便利禱告殿不是用來作為心理協談中心。便利禱告殿就是交通分享,頂多彼此安慰勸勉,並不是一方要對另一方進行心理協談,若是有此需要,則要求助專業機構。結語:便利禱告殿是父神賜給祂兒女最便利、最有效的屬靈操練。父神必賜福給每個願意來領受這真理與禮物的兒女,使他們都因便利禱告殿而經歷轉化復興的神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