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JC- 見證

我於民國七十九年六月十日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個人救主,信主當天就經歷未曾有過的平安,當天也無痛苦地戒掉了八年的菸癮,因為這樣的經驗使我興奮異常,於是我將戒菸見證撰寫印成單張,四處發散,處處表明我是個基督徒。

我在同年考上台大機械研究所,進研究所後找到一位指導教授,我也跟教授表明我是個基督徒,他說很好,跟我提起在系上有位新來的老師,也是一位基督徒-楊哥,他是我信主至今影響我最深的屬靈老師,特別是在帶領我隨時禱告上,使我得著隨時的幫助。

在考研究所前,我曾請母親在其南投娘家一個香火鼎盛的廟許願,祈求讓我考上好學校。當年我考得很好,因此母親要帶我回娘家還願,然而,我卻初信主,知道不能拜偶像,於是委婉跟我母親說明礙難順從的緣由,我母親稍稍了解,卻也難以接受。為了這難題,我去找楊哥和另一位陽教授禱告,他們為我禱告後,我就平安的和我母親南下。當我們到了那間廟時,發現廟裡的偶像不見了,成為一間空廟,據當地人猜測是因為當時六合彩風靡,有人把偶像偷走了,我母親也就不要求我拜了,但見我母親和一些人對著空廟拜。我們經歷了神掌權,也開始了系上每週三中午的禱告會,直到我於民國八十六年離開台大,在這七年中,我在禱告中經歷許多 主奇妙的帶領。

        離開學校後的四年,主仍為我預備了幾位敬畏神,常常禱告的屬靈長輩或同工帶我一起禱告,經歷了很多神蹟。我於民國九十年搬家到香山,所以在附近找了一間小教會聚會,一直到現在。在這教會的前八年,雖然穩定參加聚會,也作十一奉獻,但因為一直未將會籍遷入,所以沒被賦予太多服事,我也樂得當個安逸的基督徒;雖也維持每天讀經禱告,但不冷不熱,靈命低落,也沾染網路色情的惡習。

        民國九十七年底,楊哥莫名和我連絡上,原來他當時在教會裡推動「便利禱告殿」。他看到新竹科學園區面臨金融風暴,有很多人休無薪假,而楊哥有幾個學生在這裡工作,因此他把這件事放到他的幾個便利禱告殿中禱告,後來藉著以前我們在系上常一起禱告的學園傳道會同工的提醒,楊哥就找上我了,從那時起,我們每個星期二中午利用skype一起禱告,每次和楊哥一起禱告,總是充滿喜樂。

        民國九十八年三月三日中午和楊哥的禱告,再次讓我得到復興,我在禱告中認罪悔改,主藉著楊哥給我一些提醒和教導,我知道自己的罪被赦免,也脫離了網路色情挾制,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我迫不及待的要展翅高飛,如鷹展翅上騰,在我的工作上,家庭生活和福音事工上,向著標竿直跑前進,也見到果效。

民國九十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我初加入新竹科學園區信望愛社恩霖團契聚會,團契同工熱心愛主,讓我每次聚會都能靈裡得著飽足。我於同年六月開始加入恩霖團契服事行列,九月被分派在聚會中分享話語,第四週我邀請楊哥來到我們當中,傳遞神的話,楊哥欣然答應,我們一起在禱告中預備。

民國九十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楊哥來到恩霖團契傳遞「便利禱告殿」的信息,滿有能力,會後楊哥和幾位恩霖團契同工分享禱告,那次聚會結束後,恩霖團契的負責同工蔡哥說: 「恩霖團契也該要成立便利禱告殿」,我們很快的就找到共同的時間,每週一中午十二點開始,透過Skype禱告,直到如今。

        因為楊哥的帶領與參加恩霖團契帶給我的激勵,讓我重新得力,漸漸恢復初信主時的火熱。在我的教會裡,會籍問題雖也沒去處理,但民國九十八年卻意外被選為教會執事,也開始了我在教會裡的服事。

我常在與楊哥的禱告中,分享著我這邊幾個「便利禱告殿」所得的幫助,楊哥總是與我一起歡喜,卻又不忘要我以感恩與倚靠主的心再興起其他的「便利禱告殿」。有時我覺得力有未逮,但是就像恩霖團契的「便利禱告殿」,是楊哥來傳信息,蔡哥下指令,就這樣成了,我很清楚這些「便利禱告殿」,都是主自己預備的。

在我的「便利禱告殿」中,有一個較特別的,是我兒子以前高一班上同學的父親,一位來自韓國的金牧師,他被神呼召,於民國九十八年來到台灣宣教。楊哥提醒我,單單是為了我的兒子,就要多和這位牧師禱告。我於當年兒子學校的一次親師會前,上網找到這位金牧師的資料,輾轉連絡到他,和他約在親師會中會面,金牧師因為來台灣不久,國語說的不流利,所以我們常是中英文夾雜的交通,最後我當然提出一起禱告的請求,而後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打電話給金牧師一起分享禱告。

民國九十九年年二月二十四日早上約11:30,我打電話給金牧師一起禱告,金牧師說在韓國一般教會,每天早上5:00-6:00都有人在教會一起禱告,我們在電話中一起禱告後不久,楊哥打我手機要找我禱告,我立刻打開Skype與楊哥一起禱告,其間我提到金牧師說在韓國每天早上5:00-6:00有人禱告這事,楊哥鼓勵我們在自己所屬教會裡也發起晨禱,我聽了心動了,這聲音就一直在我心中。當晚我帶女兒去教會參加禱告會,我們教會的禱告會是參與台北新店行道會的聯網禱告會,在當晚的聯網禱告會中,張茂松牧師在講台上重複著說要拔掉我們裡面的荊棘,不願早起,不願禱告,沒有好好帶領家庭的荊棘,一聲聲就像是主在跟我說話,深入我心,我只能半跪在地,閉著眼睛,壓抑激動情緒,流著眼淚說:「主,是的!主,是的!…」,禱告會結束後,牧師帶我們作結束禱告,禱告結束後,我立刻到大堂前面對牧師與會友說我將自二月二十五日起,每早五點到教會禱告,歡迎弟兄姊妹參加。那事整晚也就一直在心中,我甚至顯得有些興奮,一點都沒想到早起是苦事,我甚至覺得這是 主約我的,我有些迫不及待早上的到來,第二天早上不到五點就到教會了。三月二日早上我又被感動要將每早五點到教會晨禱時間提前至四點,於是自三月三日起,我每早四點到教會晨禱讀經到六點,直到如今。

楊哥常在交通與禱告中提醒我要傳福音。今年五月,在我工作職場,來了三位印度學者訪客,和我們交流專業技術,我被安排在某些時段帶領這三位印度朋友參觀我所屬研究機構之設施與興建中的工程。楊哥在禱告中鼓勵我預備禮物給這三位印度朋友,我於五月十三日中午到勝利書房買了三本NIV版本聖經,當天下午邀請這三位印度朋友到我辦公室坐坐,我送他們一人一本聖經,並聊起了基督信仰,後來甚至開了Skype,邀請楊哥一起加入交通,這三位印度朋友雖然是印度教信仰背景,但是當天下午兩個多小時的交通都覺得很愉快,求 主帶領這三位印度朋友前面的腳步。

我的兒子這個暑假要升高三,學校成績不理想,過去常對媽媽出言不遜,讓我和妻子傷透腦筋,楊哥卻常在便利禱告殿中提醒我要按著聖經教導小孩,並常常稱讚小孩,給他們正面的話,我常常忘了,卻一次又一次地被提醒,我因此漸漸改變自己對兒子的態度。約三、四個月前,我決定每晚在家中帶兒子和女兒一起讀經禱告,維持了約一個月,兒子和女兒都覺得煩厭,家庭祭壇也就中斷了,兒子甚至告訴我,看到我每早三點半起床,四點到教會禱告,像是個瘋子,他以後不想成為基督徒了。我因此常為小孩流淚禱告,上週兒子莫名決心要好好讀書,主動請我每天帶他讀經禱告,於是我又恢復每晚帶孩子讀經禱告,兒子聽我講解聖經時特別專心。前天晚上,兒子從圖書館回到家中,顯得很疲累。因為以往兒子若是晚回到家,精神疲累時,總會排斥讀經禱告,他覺得那是疲勞轟炸,我正遲疑是否要邀請小孩讀經時,想不到兒子主動告訴我他累了,請我帶他讀經禱告吧。兒子昨晚告訴我,這幾天帶他讀經禱告,對他讀書與生活都有幫助。除了以上見證外,在過去一年多,我看到我所屬教會有明顯復興跡象,我在職場工作也蒙福。感謝主為我預備了楊哥,興起我禱告習慣,我也維持每週幾個便利禱告殿,願各地興起更多的便利禱告殿,主的旨意在禱告中成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