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首都華盛頓

    1990年五月間,快畢業的時候,有一個機構叫作 ISI (International Student Inc.),為我們這些即將畢業的國際學生辦了一場演講,那次的講員是一個長者,看來慈祥,看不出他的來頭。他回顧二十八年前,主感動他進入政治界,但他的家人和牧長沒有一個人贊成,每個人都勸他不要去淌那灘渾水,關心他的人都覺得在政治環境下很難潔身自愛,「你怎麼說服我們跳進染缸,出來仍事一身潔白?」

還好他的主日學老師知道了,這位老姐妹跟他深談一兩個小時後,終於對他說:「孩子,我相信主對你的呼召,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我幫你去講。」他說:「老師,是什麼事情?」她說:「無論你在哪裡工作,你一定要就近找一兩個跟你背景類似的人,能瞭解你的喜憂的弟兄,每週很深地分享你的內心掙扎,包括最不能夠告訴人家的事、不願跟別人提起的事,分擔重擔,然後一起禱告一小時到兩小時。」他說:「老師,我答應你。」所以他就從鎮民代表慢慢做起。

他繼續分享,他在華盛頓特區工作的時候,他的禱告同伴之一是福特副總統。那時他剛到華府,禱告主給他禱告夥伴。有一次開會,福特副總統就做在他旁邊,他提到找人一起禱告,福特副總統立刻說:「好,好,好……,我也很需要。」於是,他們就找著一個比較不會被打擾的中午,在副總統辦公室一起禱告。福特副總統很快就發現,以前都沒事的中午,怎麼最近特別多的事情,三不五時,秘書小姐就來敲門,說某個重要人物要來跟他講電話。後來福特副總統就跟她說:「對不起,這段時間對我非常重要,能不能請妳無論是任何電話,都幫我記下來,不差這一個小時,除非戰爭發生了。」有一天,當福特副總統跟他跪著禱告的時候,突然「叩、叩、叩」,祕書小姐竟在敲門,哇!他們巍顫顫地站了起來,不曉得發生了什麼大事。結果祕書小姐跟他說:「對不起,尼克森總統在線上,他已經宣佈要下台了,您現在是美國的總統了。」

這位長者時隔多年仍難掩一絲激動,我當時非常非常感動,四位弟兄在這個小斗室關緊門來,跪在那邊禱告,有誰知道呢?眾天使都知道,我們天上的父神知道,而且臨在,父神極悅納這樣同心禱告的時刻,祂選擇在我們弟兄跪在那邊禱告的時刻,就把權力轉移了,這任命是在他和弟兄跪禱時受膏的。我默默求主,讓我在職場也有這樣的便利禱告殿。

後記:福特總統就任,民意支持度極高,很受民眾愛戴。他很快需要做一個抉擇,特赦尼克森總統,但需付及大的代價,因為要忍受大多數怒氣填膺的同胞的指責。我相信他能夠坦然宣佈特赦尼克森以療傷止痛,一定是在便利禱告殿中與弟兄們不住的呼求神加力,才能像耶穌在克西馬尼園三次禱告後,站起來迎向十字架的路。

我相信我們身邊都有一些弟兄,是有很多的需要的,甚至有一些還不認識主的人,他們的內心受壓都在呼號,只要有兩三位,為主就近地開便利禱告殿,藉著禱告,就能讓每一個有需要的人,都及時得到主的光和熱、得到即時的幫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